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临风听箫的博客

心灵诗意的栖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男、1971年秋天出生,祖藉湖南,现居于湖北武汉。热爱中国传统文化,喜欢琴棋书画,爱好文学艺术,崇尚知足常乐,顺其自然。

故乡的芦苇  

2011-12-06 12:49:59|  分类: 个人原创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故乡,永远游子的精神家园。——题记

 

故乡的芦苇 - 临风听箫 - 临风听箫的博客

 

时至冬日,故乡的芦苇应该到了收割的季节。每到这时,西河的芦苇场一片繁忙。堆成垛的芦苇如同高山,最后顺着长江水运往各地。

我想起了那片肥沃而宁静的故土。她静卧于长江之中,四周环水,是一堤垸。长堤将故乡围绕。本来故乡与湖南华容连为一体,1968年的裁弯取直工程从南面将故乡彻底隔开,其它三面是长江故道,杨柳成行,江水碧绿清澈,盛产鱼类。堤外,尤其是西面是一片茂密的芦苇荡。《诗经》有两首写到了杨柳和芦苇。而我的故乡这两种感发人心性的植物都有,而且是浩浩荡荡、莽莽苍苍。《诗经·采薇》: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;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《诗经·秦风蒹葭》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。蒹葭即芦苇。因此,我认为,故乡是一块极富诗情画意的栖居之地。由于1998年的特大洪水,故乡被迫平垸移民。从此,故乡的父老乡亲如漂泊的芦絮,客居他乡。那片承载我童年、少年记忆的故土只能在我梦中出现,回归到天老地荒的初始。

春天,故乡的芦苇从黑色的沙土中冒出紫红色的笋尖。色泽油亮滋润,成片成片的,如同威严的阵容,保卫着家乡。家乡人有食芦笋的习惯,我童年就吃过。芦笋炒肉是一道鲜美的菜肴。热腾腾的芦笋炒肉,与红辣椒、绿大蒜相映衬,色泽如玉,香脆爽口。可惜近30年没有吃到过故乡的芦笋了。故乡的特产让我终身难忘。这使我想起了《世说新语》里的一则故事。西晋著名的文学家张翰,名季鹰。时人称江东步兵,与阮籍齐名。“张季鹰辟齐王东曹掾,在洛,见秋风起,因思吴中莼菜羹,鲈鱼脍,曰:‘人生贵得适意尔,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!’遂命驾便归。”从此中国文化中多了一个典故——莼鲈之思。张翰个性潇洒随心,面对功名富贵与故乡的莼鲈,其举令今人咋舌,真有名士风流!他可以弃官不做,归隐故乡我从内心里很能理解他,也景仰他。他后来写了一首《思吴江歌》:“秋风起兮佳景时,吴江水兮鲈鱼肥。三千里兮字未归,恨难得兮仰天悲”。魏晋时代的文人大多活出了一种真性情。故乡芦笋炒肉,今生我是很难品尝了。那种香脆的滋味现在演变成了一种思乡的滋味,说得准确些,那种细腻脆嫩的感觉,渐渐地放大,撞击着我的心门,已发酵成了一种乡愁的滋味!

我十四岁时,就离开故乡,到了监利朱河读书。每次离家,都要渡长江。渡头杨柳依依,芦荻萋萋。我记得有一次,母亲送我到江边,我乘上小渡船,向对岸驶去,一阵清风,不知从哪时吹来的芦絮,迷茫一片,如雪花。我看到母亲还站在岸边,目送我,正朝我挥手。船渐行渐远,母亲的身影仿佛成了一尊雕塑,消逝在漫天的芦花里。。。。。。这个场景经常在我的脑海浮现,成为激励我在人生道路上前进的动力。

故乡的芦苇啊,你不畏风雨的狂暴,不惧洪水的肆虐,默默地忍受一切苦难。风雨折不断你的脊梁,你依然挺起你不屈的头颅;一次次汹涌的洪水淹没了你的头顶,你还是顽强的活着。扎根淤泥,开出雪白的芦花。用生命的激情,迸发出诗化的乐章。你在风雨中的呐喊声,伴着阵阵江涛声,一次次从梦中传来。苦难在你的身上烙下坚韧与顽强,你的灵魂始终贴近故乡厚实的胸膛。

在故乡没有移民前,我经常寒暑假回家帮家里做农活。插秧、割谷、收粮、锄草、耕田。。。。几乎所有的农活我都做过。我还参加村里的搬运队在江边的渡口搬化肥。江边长有杨柳,偶尔可见零星的芦苇。记得当年18岁时的我,将一百斤的货物,从货船上卸下来,经过一块跳板,下面是浪花卷起的江流。我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经过。然后将货物背负着越过长江大堤。仓库就在大堤的那边。我接着将货物送到那里。我现在很怀念与我一起并肩战斗的伙伴们,以及乡亲们。我知道,其中有的已经故去,已经生死两茫茫。自从家乡移民后,有的伙伴我就一直没有见到。可你们现在在哪里?你们过得还好吗?如今又是到了芦絮飘飞的时节了, “满地芦花和我老,旧家燕子傍谁飞?”江流依旧,渡口已沉寂。。。。。我很感谢那时的艰难生活。正是这种磨励,我变得坚韧与顽强,才懂得珍惜现在的生活。曾经沧海,即使面对困难,我也要让自己永远站起。我觉得从故乡的芦苇获得了一种启迪。让我领悟了生活的真谛,让卑微的我学会在黑暗来临时点亮意志力的灯光!

秋天的芦苇荡洋溢着欢乐。芦杆的颜色由翠绿变成金黄色。秋风吹过,苇叶萧萧,如金戈铁马在嘶鸣,又如大自然的协奏曲在和鸣。这时,金色的芦苇荡会有各种鸟儿飞起,在空中盘旋,排成种种阵势,鸟鸣声呼啸而来,清脆如洗,那是自然界最动人的《欢乐颂》。时而还有野鸡飞起,拖着鲜艳美丽的长尾巴又潜进了芦苇深处。还有野兔,刺猬等小动物在里面安家。故乡的芦苇荡啊,你的胸怀是多么宽广。我无法读尽你的全部,但至少我很形象的懂得了什么是“厚德载物”的内涵。这个极具中国文化精神的词汇,我最初是从大地母亲那时得到过启发,后来我从你那里得到灵感。

以前,我家有一台东方红色40型的拖拉机。平时由于没有事情,总是停在家门口。只有到了芦苇收割的季节,父亲就可以驾驶它拉芦苇夹补贴家用。“鸡声茅店月,人迹板桥霜”。记得冬天,我的父亲天还没亮就起床,准备出车拉芦苇夹。母亲则为父亲做好饭菜。天很冷,拖拉机的柴油都凝结了,父亲把稻草点燃,烤了一下机壳,启动车子,开向那广袤的芦苇场。万家灯火时分,我总会伫立在村口,等待父亲回来。当听到那熟悉的拖拉机轰鸣声从远处传来,我的心里就十分高兴。现在那辆装满了我年少记忆的拖拉机早就退役了。父亲现已苍老,而那片芦苇荡依然生生不息。。。。。。

1997年底,时值腊月,天降大雪。大地一片白茫茫。我第一次带着爱人回老家过年。在傍晚时分,我们渡过长江,踏上故乡的土地。渡口离我的家还有六里多路。没有车,只能步行。我们抄近路,行走在江边的芦苇丛中。金色的芦苇在风雪中站立,似乎在迎接我们。这是一个很少有人走的路,有时一群鸟儿从苇从一中飞起,让她有点害怕。我携着她的手,慢慢地行走在这冰天雪地的荒无人烟的野外。江边的清流,洁白的雪花,金色的芦苇,还有她冻得粉红的脸颊,仿佛构成了一个童话的世界。我当时觉得她的脸颊如桃花开在圣洁的世界!我们艰难的行走着,身后风雪弥漫。。。。。

今年暑假,我携爱人、儿子到监利朱河去看望我的好朋友王继红一家。他是我的好兄弟,最能了解我的心愿,读得懂我的思乡之情。他特意派车将我们送到我老家对岸,就是我外出求学时的那个熟悉的渡口对岸。夕阳西下,我们站在江边,江涛高一声,低一声,如同母亲对游子的呼唤。隔江相望,就是我那亲爱的故乡。我告诉从未到过故乡的儿子,人不能忘本,你的根就在故乡。我看到了那历历的杨柳树,看到了采采的芦苇丛。在落日下,还看到了我一根高耸的砖瓦厂的烟囱,与我的家很近。移民十多年了,它还挺立在那里,成了集成垸的象征。一切都是那样的亲切,可我踏不上故乡的土地,只能隔江遥望,临流寄意,望风怀想!“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”。站在江边,我的故乡真的如同《诗经》里所写的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吗?在水一方,可望而不可及!我不知道,今后我是否能到故乡的土地上走一走?然而故乡近在咫尺,却成海天之遥!杨柳依依,亭亭如盖;蒹葭凄凄,招人怜爱,树犹如此,草木关情,人何以堪!柳岸云烟树,无期天涯人!

我们离开时,故乡芦苇那片青苍烙在我的心里,拂不去。那片青苍渐渐成为一种苍凉,我怎么也握不住!

故乡的芦苇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